特斯拉宣布放弃私有化,马斯克都经历了什么
2019-08-30

据外媒报道,刚刚,特斯拉官方推特发布称,马斯克决定将放弃特斯拉私有化,马斯克表示,私有化方案比预期的要难。

8月7日,现年47岁的马斯克在推特上称,他希望将特斯拉私有化,并且“在资金上已落实到位”,这一消息震惊了美国金融界。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因这条推文马斯克已收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传票。

8月8日,马斯克于特斯拉官网发布了公开信,阐述了私有化的初衷和原因。

信件内容如下:

今天早些时候,我宣布我正在考虑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Tesla私有化。我想让大家知道我的初衷,以及为何我认为这是向前发展最好的途径。

首先,这并不是最终决定,但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帮Tesla的运营创造最佳的环境。作为上市公司,我们必须承受股价的剧烈波动所带来的影响,以及分散Tesla所有员工(也是Tesla股东)的精力。作为上市公司,我们必须关注季度收益,这迫使Tesla必须为每个季度做出纵使对季度性有利,但可能对长期发展并无必要的决定。最后,作为股市历史上被做空最严重的股票,上市意味着让大量投机者有了攻击公司的动机。

我从根本上相信,当每个人都专注于执行的时候,当我们可以始终专注于我们的长期愿景的时候。当没有人为了获得不当利益而损害我们正在努力实现的目标的时候,我们才是处于最佳状态。

对于Tesla这样一个拥有长远并具有前瞻性的愿景的公司而言,这将是正确的选择。SpaceX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在操作上更有效率,这主要由于它是私有化企业。当然,这并不是说Tesla保持长期私有化是合理的。未来,一旦Tesla进入更平稳、更可预测的增长阶段,再回归股市可能会更有意义。

这就是我所认为Tesla私有化对于所有股东,包括对我们的所有员工的意义。

首先,我会让所有股东都有选择权。他们可以作为投资者继续持股私有化后的Tesla,或者Tesla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回购他们的股票,这个价格比我们第二季度财报的收益(当时股价已经上涨16%)的股票溢价了20%。我希望所有股东都可以继续持股,当然如果他们更愿意股票被回购,那么也会获得良好的收益。

其次,我依然希望所有Tesla员工都是公司的股东,就像SpaceX那样。如果我们实现私有化,员工也仍然可以定期出售股票并行使他们的期权。这将让你能够随时获得因你的不断努力工作而为公司所带来增长的价值。

第三点,此举的目的并非合并SpaceX和Tesla。他们将继续拥有独立的所有权和管理架构。尽管Tesla所预设的架构在很多方面与SpaceX相似:外部股东和员工股东每六个月都会有一次出售或增持股票的机会。

最后,这并不意味着将管理权集中在我手中。我目前持有大约20%的公司股权,我认为交易完成后并不会有实质性的变化。

根本上来说,我正在努力确保Tesla可以保持在最佳运营状态,尽可能避免注意力被分散或被短视的想法所影响,并尽量减小对投资者(也包括我们所有员工)的改变。

私有化提案最终将由股东投票决定。如果这项提案以我预期的方式实现,私有化的Tesla将会是我们所有人的巨大机遇。无论如何,前途是光明的,而我们将继续为实现我们的愿景而奋斗。

谢谢,

Elon Mask

——————————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出,马斯克意图将特斯拉私有化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特斯拉股票被做空严重,马斯克和特斯拉公司承受了太多投机者的攻击。

在宣布私有化的计划之后,特斯拉的股票起起伏伏,波动很大。

如果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私有化,马斯克将需要筹集大约700亿美元的资金。但马斯克否认了这个数字,他说,每股420美元的买断价格仅适用于在特斯拉私有化后不再持股的特斯拉股东。我目前能做的最佳估计,就是所有投资者所持的大约有三分之二的股票将转投私有化的特斯拉。

8月14日,马斯克再次于官网发布《关于特斯拉私有化的更新》,内容如下:

我(马斯克)正在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因为我相信这对股东有利,让特斯拉能够以最佳状态运营,并推进我们加速向可持续能源转变的愿景。在我继续考虑这个问题时,我想回答自上星期二以来所提出的一些问题。

到目前为止发生了什么?

8月2日,我以个人身份通知特斯拉董事会,我想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这个价格相比当时的每股350美元的股价(每股350美元的股价已经反映了自8月1日公布第二季度收益前到当时已经上涨的16%)溢价了20%。我的提议基于这样的结构,即任何希望继续持有私有化后特斯拉股票的股东仍然可以继续持有,而我会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买进愿意放弃股票的股东们的股票。

在董事会的外部董事首次讨论了我的提议后(我没有参加,Kimbal也没有参加),董事会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在那次会议上,我将已经发生的有关融资的讨论告知了董事会(下文会详细介绍),并解释为何这样会更符合特斯拉的长远利益。

会议末尾,大家同意作为下一步,我将会和特斯拉的最大股东们沟通。一直以来,特斯拉的最大投资者们一直非常支持特斯拉,了解他们是否有能力和意愿继续作为私有化特斯拉的股东对我而言非常重要。他们在别人质疑特斯拉时相信特斯拉,他们是最相信我们未来的人。我告知董事会,我会在讨论过这些问题后再回来报告。

我为何公布?

我能够和我们的最大股东们进行有意义的讨论的唯一方法,就是坦率而完整地告诉他们我希望将特斯拉私有化。然而,仅与最大投资者们分享有关私有化的信息,而不同时与所有特斯拉投资者分享相同的信息,是不正确的。因此,我很清楚,公开宣布我的意向是正确的。需要指出的是,我公开此信息时,如我在这篇博客所言以及其它所有关于此话题的讨论一样,我是以自己作为一名特斯拉的可能竞买者的立场而做出的。

我为什么说“资金有保障”?

两年前,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Saudi Arabian sovereign wealth fund)多次就“特斯拉私有化”与我沟通。他们在2017年初和我首次会面并表达了关于此的兴趣,因为需要从石油转向多元化。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他们又与我进行了几次会谈,重申对此的兴趣,并试图推动即将进行的私有化交易。显然,沙特主权基金拥有足够的资本来实现此交易。

最近,在沙特阿拉伯的基金通过公开市场买进特斯拉约5%的股份后,他们主动要求再次进行会晤。那次会议于7月31日举行。沙特阿拉伯的基金董事总经理对于我之前没有与他们推进私有化交易而表示遗憾,并且他表示将强烈支持特斯拉在此时进行私有化交易。我从他了解到,他们不需要其他决策者的批准,并且渴望推进私有化。

7月31日会议结束时,我对与沙特主权基金的交易能够成形,推动私有化进程只是一个程序问题是没有疑问的。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8月7日的声明中提到“资金有保障”的原因。

在8月7日公布这一消息后,我继续与沙特基金的董事总经理进行沟通。他表示支持在完成财务和其它尽职调查,以及内部为获得批准而进行的审查程序后继续进行私有化进程。他同时要求提供更多有关公司实现私有化的细节,包括所需的比例以及监管要求。

此外还需要强调的是,在任何人决定私有化之前,都会要求提供完整细节,也包括提议的性质和资金来源。然而,现在这么做还为时尚早。我继续和沙特基金沟通,也同时在和其他多位投资者进行讨论,我一直计划这样做,因为我希望特斯拉仍然可以继续拥有广泛的投资者基础。在向独立董事会成员提出详细方案之前,最好先完成这些讨论。

同样值得明确的是,私有化所需的大部分资金将通过股权融资,而非债务融资,这意味着,这将与企业私有化通常所使用的标准杠杆买进结构不同。我不认为让特斯拉背负巨额债务是明智的选择。

因此,有报道称,特斯拉需要超过700亿美元才能实现私有化,这大大夸张了实际的资本需求。每股420美元的买断价格仅适用于在特斯拉私有化后不再持股的特斯拉股东。我目前能做的最佳估计,就是所有投资者所持的大约有三分之二的股票将转投私有化的特斯拉。

下一步是什么?

如之前所提到的,我上周二宣布这一消息,是因为我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公平的,所有的投资者都应同时享有相同的信息。我将继续与投资者对话,并且我也聘请顾问调查一系列可能的架构和选择。除此之外,这也会让我更准确的了解到,如果特斯拉私有化,特斯拉现有的公众股东中有多少会继续是股东。

最终提案一旦被提交,特斯拉董事会的特别委员会将会进行适当的评估,据我所知,该委员会已经在法律顾问的协助下进行组建。如果经过董事会的程序该计划最终获得批准,还需要获得所有必要的监管部门的批准,并且该计划会被提交给特斯拉的股东们进行表决。

——————————

之后,媒体曝出沙特的主权财富基金有意帮助特斯拉私有化。而在后续的采访中,马斯克表示,他正在与高盛公司和银湖基金商谈将特斯拉私有化的事宜。之后,特斯拉董事会还成立了特别委员会,来评估私有化交易。

但马斯克的举动得到了一些投资者的强烈反对。其中一名投资者还在旧金山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特斯拉和马斯克试图人为操纵公司股价。

特斯拉的一个重要股东向马斯克发出公开信,敦促他不要将这家电动汽车公司私有化,并且称,该公司未来的价值可能是马斯克提出的每股420美元收购价的近10倍。并表示,现在就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将大大低估其价值,从而剥夺很多投资者参与其成功的机会。

美国时间8月24日,在经历了半个多月的进程后,特斯拉特别委员会举行了一次董事会会议。马斯克宣布在考虑了所有因素后,决定不再进行私有化交易。特别委员会也宣布解散。

显然,马斯克的私有化提议没有得到大多数现有股东的支持,而且比预期的更耗费时间和精力,更加困难。这就是特斯拉私有化终止的最直接原因。

终止私有化的声明如下:

本月早些时候,我宣布我正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作为这个过程的一部分,重要的是要了解我们当前的投资者是否认为这将是一个很好的战略举措,以及他们是否想要参与私有化特斯拉。

我们的投资者对我非常重要。从2010年我们开始特斯拉的时候,当时我们还没有生产汽车,只有理想和目标。这些投资者坚信我们的使命是推动新能源汽车的普及,并坚信我们能够成功。

我曾与银湖、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合作,他们在这些问题上拥有世界级的专业知识,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的各种因素,以及私有化资金的来源。我还花费很多时间听取投资者们的意见,了解他们认为特斯拉最好的长远利益。

基于过去几周所进行的所有讨论以及对公司最佳利益的全面考虑,我可以清楚地了解到一些事情:

其一,鉴于我收到的反馈,很明显,特斯拉的大多数现有股东都认为我们作为上市公司会更好。此外,一些机构股东已经解释说,他们有内部合规问题,这限制了他们可以投资私人公司的数量。如果继续私有化,那么大多数散户投资者也没有办法继续持有公司的股票。虽然与我交谈的大多数股东表示,如果我们私有化,他们会留在特斯拉,但总体来看,大家的态度是“请不要这样做”。

其二,我知道私有化的过程会很有挑战性,但很明显它会比最初预期的更耗费时间和分散注意力。这是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绝对必须专注于提升Model 3的产能并实现盈利。除非我们在经济上可持续,否则我们无法实现推进可持续能源的使命。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依然坚持认为我有足够的资金来让特斯拉私有化。

在考虑了所有这些因素之后,我昨天会见了特斯拉的董事会,让大家知道特斯拉私有化的情况,委员会表示同意。

展望未来,我们将继续关注最重要的事情:创造人们喜爱的产品,并改变地球上共同的生活未来。我们已经证明,我们可以生产出可持续发展的能源产品,现在我们需要证明我们可持续盈利。随着我们在Model 3上取得的所有进展,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这就是团队和我将把我们所有努力付诸实践的目标。

感谢所有投资者,客户和员工对我们公司的支持。我非常高兴继续领导特斯拉成为一家上市公司。